当真正了解案情全部信息后,我对江母的无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ding 于 2018-02-13 01:44:32

永远叫不醒那些愚蠢的善良
冷眼萌叔 2018-02-12 22:33:35 举报
阅读数:12万+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发长篇关于江歌案的头条文章了....也是我最后一次的善良被消耗殆尽!

​​​

一直都在说江母如何,但是当真正了解案情的全部信息以后。我对江母的无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想尽早让所有人看清楚这个人,让善良不再被利用,不再被消费。

2018年1月1日,是我正式因为“江歌案”发声以来,第一次跟刘鑫的联系,微博私信,内容无关乎案情,只是简单的一句“二叔,你唱的歌很好听!点赞”我不想回复她的私信,一句都不想。所以没有过多的交流,简单的提出了我对整个案情唯一不明白的疑点,悲鸣和惨叫声从何而来。回答还算满意!仅仅是还算满意,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都没想过一个失独的母亲,会凭空捏造案情。没错,是善良限制了我的想象,是对“人”这个字最本真的理解让我不愿意对一个失独的母亲妄加猜测。但是,后来的一系列的调查,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之前的所有态度。我在日本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关系的,在这里就不做陈述了。我曾试着让自己感同身受,从一个失独母亲的角度去思考整件事情,但是当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起因经过的时候,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江母的恶毒。

下面就是我所知道的事情了:

1. 关于锁门这个词的欲加之罪。

其实刘鑫本人根本无需解释后面出庭时所说的全部内容为什么驴唇不对马嘴,为什么出庭时总说自己不记得了,但是总有一些人喜欢拿着这些出来做文章。既然做了,就做的至少严谨一些,不至于被推敲后立刻推翻。

刘鑫在两次报警之中有几分钟的间隔,这个间隔中间曾拨打过打工店同事的Line电话,这通电话也可能将作为日后维权的又一新的证据被呈上。他在Line通话中对这位打工店的前辈说:“我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 但是门怎么都打不开,猫眼也看不出去。您是否能来帮我一下。”打工店的同事回应:“现在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无法前往,你需要报警!你的姐姐可能是被袭击了。让警察来帮助你” 在挂了这通Line电话后刘鑫第二次拨通了报警电话,电话里用这个打工店前辈教他的词汇进行了报警。日本语不是她的母语,她的词汇库里面没有那么多关于报警的内容,也无法准确传达和描述当时发生的行为,就想当然的想什么说什么。也正是前辈的这通电话,让刘鑫更加慌张。当无法准确描述时,自己只能用惊吓和尖叫来惊动警察。刘鑫还说了更可笑的话,只是在庭审期间没有被一一呈现出来。例如:“门外有痴汉、姐姐被掠跑了”,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已哭笑不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她尝试去联系打工店的前辈,参与到中国的庭审中来。看到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刘鑫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在庭审期间不说出来。有这个想法的人们,你们错了!只有我们会觉得这件事情十分重要,然而在日本控方眼里,锁门与否都跟他们的控诉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会允许刘鑫在法庭说这些我们认为重要而他们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但这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太重要太重要了!因为第二通的报警电话,邻居是隔着门听到的,这时候陈世峰已经逃走了。这个打工店的前辈的通话,至少能证明在陈世峰行凶的过程中刘鑫是没有锁门,并且真的打不开门的。而那些悲鸣和尖叫,原本就是莫须有的,在国内的诉讼中,也很可能会进行声音的比对和鉴定。

2. 法庭上的一问三不知:

关于这一点,其实在中国从事法律工作的任何人都在心里有一个答案,包括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对这一点是绝对可以给出明确解释的。在这一点上的误解,是我们大众对这一块的法律知识盲区所导致的。现做出解释:“证人”这个词,很明显,是要去作证的。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点,为谁作证!为检察院还是被告人作证,如果被告人需要请证人出庭,必须由被告人的律师向法庭提出申请,得到许可以后才会被允许出庭作证。就像那位日本妈妈。但是刘鑫不同,刘鑫是检察院的证人!这点非常重要,检察院作为控诉方,不会轻易邀请证人出庭作证,既然邀请了,目的就很明确:帮助控诉方最大限度的实现求刑。而事实上,检察院的求刑就是20年,这个求刑不是不是刘鑫本人能说了算的,法院也地地道道的判了陈世峰20年的徒刑。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江母“完全不采信刘鑫证词”这一类的说法。刘鑫是被日本检方邀请出庭的,检方是从飞机机舱里开始护送刘鑫,并且在出庭前,对刘鑫的证词就已经有过了整理,因为刘鑫是检方请过去达成20年求刑请求的助攻!所以在出庭前,检方对刘鑫说了:“要最大限度的保护你的笔录和证词的完整性和可信度,千万不可以有跟你第一次笔录冲突的地方,这样你的证词就不可信了!你除了非常确定的事情做陈述,稍有模糊的一概都说记不清了!”这句话,我想真正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心理非常清楚,合不合理!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检方的控诉全部都基于刘鑫的证词和手头所掌握的录像证据。如果不采信刘鑫的证词和之前的笔录,怎么能满足检方20年的求刑,我想,上面的这段文字,如果有律师,可以真正的出面解读一下!另外,以上内容全部都不只是刘鑫的一面之词,而是电话过日本检方后得出的。

3. 刘鑫一家冷漠的态度

江歌离世是在11月3日的凌晨,然死讯传到中国已经是中国时间3日的傍晚了。刘鑫也是在这个时间才知道江哥离世的消息。在3日刘鑫和江歌失联一整天的时候,当天下午江母曾经联系刘鑫的父母说自己心慌无法开车,请他们前去接她并送她回家。刘鑫的父母陪同前往了江母的“二姐”家,在二姐家的过程,刘鑫和刘鑫的母亲进行了第一次视频通话,江母是坐在旁边的。在电话中的陈述也很明显能够证明刘鑫当时不知道江歌已经遇害离世了,刘鑫说江歌在医院抢救,生死未卜。这一点上也绝对说得过去,警察为了保证第一手笔录的真实和完整性,对刘鑫隐瞒了江歌的死讯。这一点都不稀奇! 挂了电话后, 刘鑫的父母也劝江母不要太担心,并表示愿意陪同前往日本看看江歌。 随后离开了二姐家,这个二姐就是村支书的老婆,当时他们并不知道。

11月3日晚上,警方通知了江母江歌离世。江母随后电话通知了刘鑫的父母,电话中痛哭,因为已经是半夜了,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挂断电话,随后发送了信息告诉江母别太难过(证据在微博里发布过),并且让刘鑫的父亲陪同前往处理后事。刘鑫的父母4日去申请护照,但是青岛的护照申请需要进行网上预约(预约记录是可以查到的),所以无法当天进行申请,只能等到预约后进行申请,刘鑫的父母求助了刘鑫的姐姐在网络上帮忙进行了预约。可是当天,江母已经独自飞往日本了。虽然知道江母已经飞往日本了,5日的时候还是去申请了护照,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也想去看看自己的女儿!当问到“加急”的时候,工作人员给出的答复是,如果江母和刘鑫的父母一通前往,护照和签证手续是可以申请绿色通道的,但是江母已经走了,护照无法加急,甚至连后来,连签证都无法加急办理了。刘鑫是日本留学生,当时还没有退学,他们是可以以探亲为由办理签证,但是速度没那么快,所以也就放弃了,可见他们并不是只是担心自己的孩子才想前往看看的。

随后就是江母飞往日本后的 5日公布照片,在网上公布嫌烦等等等等的行为,警方没有做出的结案报告,在江母的微博上开始了对刘鑫一轮又一轮的审判。刘鑫确实不敢见江母,所有人都在说她怂,她怕,她怕的是什么?怕的是凶手还没被抓,江母把案情和警方的嫌疑人公布出去,对警察的破案造成困难。她怕什么?怕江母提及到案情,自己无法面对也不能说。因为网上各种信息的公布,日本的警察一度怀疑刘鑫不配合警察,私下接受采访向媒体透露案情!然而在网络信息发达的今天,网上公布的那些内容和巨大的传播量也让江母在11月4日到17日短短13天里,在日本完成了30多万善款的筹集和江歌的遗体告别仪式、当然还有每天网络信息的发布,和对网友的回复,江母!你确实很忙。当利用这些,站在道德制高点进行道德绑架,激发人们对刘鑫的愤怒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刘鑫还在警察局?还在努力的想办法抓陈世峰?想没想过,刘鑫到底有没有罪责能让你做出这么过激的事情,想没想过只有刘鑫才是这个案件最关键的证人?想没想过你做出这些的事情,谁还会对你温柔以待?不分青红皂白皂白就是一次一次的构陷和审判,你认为刘鑫的父母还能对你有什么好的态度!?网络上的撕扯,除了能让你泄愤还能做什么??

4. 追悼会不去

刘鑫真正被解除控制是在案发后半个月以后,也就是11月18日。江歌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在11月11-12日,而陈世峰正式以恐吓罪被批捕的时间是11月24日(微博中均有证明),有大脑的人也会转过这个弯。连批捕都没有通过审批,不需要保护证人吗?木村警官很坚决的态度表示过,不可以进去!可是为什么总有一些不安好心的人会不相信?在陈世峰连批捕都没有批的时候,警方保护证人不让出息追悼会,难道不符合情理吗?那些对刘鑫的构陷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5. 江歌是刘鑫害死的!

说这句化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愤怒的。刘鑫是一个24岁涉世未深的学生,分辨不出人的好坏。但我相信,她在与江歌结识的这段日子里,她不知道江歌会跟她扯上关联,我们在交朋友的时候也不知道谁会因自己而死,“害”这个字原本就不存在。借用一句江母的微信朋友圈原话“人可以相互利用,但是不要伤害”!江母,请你扪心自问一下,2015年你们前往机场送江歌和刘鑫的时候,你主动要求添加刘鑫微信,难道不是希望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能有个相互的照应吗?

6. 案件本身

日本警方对死者家属有义务告知案情,死者家属也有义务对案情进行保密。当你无法履行义务的时候,警方也不会再履行警方的义务,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关键的点警方迟迟不肯告诉江母。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第一件事情就是发布微博!江母一直扬言讨回公道,讨回公道的方式就是局面的采访吗?事实证明,局面的采访被陈世峰和他的律师深度剖析加工后,成为了他们在法庭上的剧本。那么问题来了:江母!你为江歌的死做了些什么?答案:发布微博!发布知乎!发布微信公众号!扩大传播!募集善款!

7. 刘鑫

一年来,刘鑫的父母一直不让刘鑫在网络上与江母正面冲突。不管整个家里经受了什么,他们都不想刘鑫去伤害这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可不伤害,就要被伤害!人肉搜索已经暴露了地址后。家里一年里不断收到:疑似爆炸物、花圈、棺材等殡葬用品,还有指认说他们一家杀人犯的广告牌。刘鑫的父母一直自己忍着,不对刘鑫说!甚至连曾经发过的短信,都一直瞒着刘鑫不告诉她。这是什么?这才是对孩子的爱和应该有的教养!郭叔叔打电话暴江母黑料的这种恶作事情,刘鑫的父母一直是反对刘鑫进行公开的!这才是父母能给孩子最深沉的爱!

而你!江母!也请你扪心自问一下,站在道德制高点冷吗?刘鑫的父母一开始对你的态度真的是冷漠吗?是什么让他们对你冷漠了?是什么让这么多人在你死了至亲以后会对你恶语相加?当然,你有那么多的支持者,你哪里会反省?你哪里会对自己做的过分的事情有一丝的愧疚,一直在说事后的态度,如果换做是我,我连现在刘鑫父母和刘鑫对你的态度都没有,只有一个!那就是恨!刘鑫一家一年来的隐忍换来的是什么?是你一轮又一轮的撕扯。你是微博上不说话了,现实里的侵害可从来没有暂停过!凭什么?

8. 结束

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是我对江母最后的忠告。死了女儿从来不能当成是你作恶的免罪金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没有资格在网络对任何人进行审判!作恶的背后,你欺骗过的人,都要面临的是法律的审判!不要再害人了!只会有更多的人被你的洗脑送上法庭!早点收手只会让你早日回归到生活,但是做过的恶,总是要承担的!如果继续表演,那我也一直支持刘鑫,以牙还牙!好自为之吧!


新年倒计时了!祝善良的人,新年快乐!

2018年2月12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6729847014069#_0

阅读次数:9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