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都不敢这么编,对知乎来说就是常规操作"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redox 于 2017-11-14 23:06:12

回答: 自从上了知乎,我停止订阅十多年的《故事会》 由 redox 于 2017-11-14 23:00:35

引用56楼 @GonFreecss 发表的:
说的没错。知乎上有他道歉后自我剖析的说明 https://zhuanlan.zhihu.com/p/31011897 ,算是潜意识里被欺凌者的自卑以及一时大脑短路和偏执造成的吧,说到底还是个学生:

“有一位知乎用户私信了我,要我就自己的答案中自相矛盾的地方做个彻彻底底地解释。

所以很对不起各位知乎用户(我并不认为我有资格称你们为“知友”),我似乎要再恶心一下你们的时间线了。

先说一下我的真实家境,然后再解释那些奇哉怪也的言论。

我出生在某小县城的某贫困村,一路从乡镇小学念到县一中,而后又靠着年段200~250名(具体的排名我真的记不清了)的成绩考进了现在的学校。

我只是个平凡人家,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本。

至于曾经的两个爆点:①市委副书记的父亲和②家族企业的掌门人,恐怕没办法单独解释清楚。

所以我只能从我进入知乎的第一天说起,讲讲我在许多事中的心路历程。

那时的我,应该是个好学生。

从小在贫困中长大的我,之所以选择了法律这条路,是因为我曾经见到过许多不可言说的事件,看到过很多让我义愤填膺的罪恶。

彼时的我,写过很多帮助他人的答案,希望能够降低贫困人民的司法成本,帮助他们依法维权。

如果有怀疑这一点的用户,我可以拿出我曾经用法律知识无偿帮助过弱势群体的证明。

我自己是穷孩子苦出身,那就一定要保护好那些一样穷苦的人,这就是我学法律的初衷。
虽然法律很神圣,但是许多穷人受制于自身资源的低下,有时会采取一些法律以外的手段来保护自己,我希望知乎的精英们多听听穷人的声音。
——刚刚来到知乎的我。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觉得自卑。

我没有足够好的家境,足够好的学校,还有足够好的个人能力。

每当我看到他人的成功的时候,都感觉他人的光辉在映照着自己的弱小。

某一天,我看到了一个问题,大意是“为什么警察总是破不了小偷小摸的案子?”

我原本想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回应:因为我国警力配备不足,所以只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可是鬼使神差地,我突然敲下了一篇答案,大意为:

当然是因为你们地位低下啊~

我爸爸只是丢了个手机,就连带破获了一个扒窃团伙,因为他是市委副书记。

我紧张地看着答案里的评论,结果让我很满意:

几乎每个人都在一边痛骂司法不公,一边羡慕嫉妒恨地嘲讽我。

这是我已经度过的整个人生里,第一次有人嫉妒我。

从我小学毕业,转入了县城的初中起,就一直被城里的孩子欺负,因为我弄不好自己的卫生,一年四季都没机会买什么好看的衣服或鞋,始终穿着堂哥和表哥留下的衣服。

我现在是市委副书记的儿子了,不再是那个因为穷困,受过六年校园暴力的穷学生了!
以前是你们看不起我,现在我要看不起你们。
反正这是在网上,谁能知道我父亲到底是谁!
——来到知乎几个月后的我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吧。


早年的知乎答案,大力推行反对“我穷我有理”(注:指部分穷人利用自身的地位低下,肆意破坏法律的行为)的三观,谴责了许多极端狗粉和阻碍警察解救被拐卖妇女的村民。

我相信那些答主之所以写下这些文章,归根结底是为了促进社会和谐,而不是为了歧视穷人。

作为一个曾经有过类似思想的穷人,我深受教育。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的思想被矫枉过正了:

既然“我穷我有理”的思想是错的,那就说明穷人必须无条件地遵守社会规则(法律),不能以客观环境作为违法的理由。

那时的我并没有明白:

我们要谴责的是,是打着“穷”的旗号恣意妄为的故意违法的人,而不是那些被社会逼到走投无路,不得不违法的人。

这就是我被广大法律人反复吊打的原因之一:

你这个人已经学法学到魔障了。
你已经开始无视社会现实,试图将社会建设成乌托邦了。
你已经开始俯视众生,无视民间疾苦了。

之后的我,虽然依然还会偶尔对弱势群体进行法律方面的帮助,但那已经不是为了行善,而是为了享受被当作救世主的满足感。

随着越来越多受过我的帮助的人对我发出感谢,我在生活中的自卑终于被网上的自负作出了补偿。

我越来越相信:我即法律,法律即正义。

我所学到的那些理论,一定是伟大光明正确的,任何人都休想否定我!
只有有人没有按照这些理论调整自己的行为举止,我就要将你打得狗血喷头!
——不久前的我


不久之后,江歌案的相关内容刷到了我的时间线。

我第一次见到江歌案,是在几个月前,有人就江妈妈收集签名*河蟹*的行为提了一个问题。

那时的我无疑作出了最合情合理合法的答复:

江妈妈的这个行为本身不违法,因为被害人享有对要求被告人被判死刑的权利,就好像被告人也有权请求被害人原谅一样。
何况江妈妈老年丧女,于情于理都不该苛责她。
所以我支持江歌妈妈的签名行动,我也希望日本的司法机关能够秉公判决。
——本人在几个月前对江歌案的看法

这是一个理性中不失感性的法律人,作出的情理法兼备的回答。

在这个答案里,我的优越感暂时消失了,恢复成为一个正常人。

因为江歌的妈妈,让我想起了一位对我很好的亲戚。

她的故事,恕我不能向众位读者贴出。

因为我并不想用别人的悲剧来转移话题。

现在想想,看到这个故事的那一刻,应该是我在自己的思想走偏之后,最好的回到正轨的时机。

我那时在想,我能不能亲自和江歌的妈妈接触一下,为她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呢?

如果我当时得出了肯定的答案,那该多好。

可是那时的我,早已经不复热血了:
算了。江歌虽然可怜,但既然这件事与我无关,我还是别插手了。


时过境迁,当江歌案第二次被炒热的时候,底层生活所带来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终于消失了:

江妈妈!你知不知道你在违法!不管你有多惨,都不应该用违法的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你们这些暴民,知不知道你们有多恶劣,你们正在对一个守法公民进行网络欺凌啊。
——脑子短路①②

是的。

当然,除了优越感以外,我不顾一切地发言支持刘鑫,还有一个原因。

因为这种人人喊打的欺凌,我自己也遭受过。

所以那时的我,居然有了一种非常中二的想法:

帮助刘鑫,就是帮助千千万万被暴民欺凌过的人。
——脑子短路①

你看,我又开始犯傻了:

我们这些乡镇来的学生,在遭受县城学生欺凌的时候,并没有做错任何事;然而刘鑫完全是自作自受,我又何必把我们这些无辜者和她作对比。 ——当时要是能明白这一点,也就不会有那些答案了

其实我的脑回路一直到这里为止,最多只能算得上有点问题,并不至于酿成大错。

然而,我的脑回路却再次拐了一个大弯,把我带到了如今这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些暴民之所以能对刘鑫发起欺凌,归根结底是因为有江妈妈领头。

我也不知道这种思想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但它就是冒出来了。

于是热血沸腾的我,开始了实名的网络攻击:

我拿你们这些暴民没办法,那我就冲着江妈妈开炮。
我爸爸现在是家族企业的掌门人,我有很多很多钱,我一定可以让陈世峰被轻判。
——装逼言录跟进

文章发出去的那一刻,我在思考:

虽然我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只要能让她因为我的话而感到畏惧,也算给被欺凌的刘鑫(和千千万万被欺凌过的人)出了一口恶气。
——脑子短路③

事实上,这已经不单单是道德问题了,还是智商问题。

毕竟除了脑子已经完全不正常的我之外,没有哪个人会实名参加一场必败的网络论战。

但是当时的我真的就这么做了,因为我已经说服了我自己:

我是法律女神最忠诚的骑士,我要与这些暴民决一死战。

于是有了第一篇答案。

写完答案的我在上床之后,突然想到:

我这么威胁一个丧女的母亲,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将本次事件扼杀在萌芽中的机会,但我没有抓住。

我得出了这个足以让现在的我自扇两耳光的结论:

才没有!我是正义的!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赘述的必要了:
起床之后的我,开始运用各种法律理论,对质疑和抨击我的人进行回击。

说老实话,抛开实务能力不谈,我的理论水平真的不差。

以至于开口和我争论的法律人基本都被我用诡辩术折腾得无可奈何。

我以为我赢得很漂亮。

然而赢了战术,输了战略。

我的诡辩成功地激起了大家的愤怒,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也给江妈妈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但即便这样,我的优越感依然战胜了恐惧感。

所以我连续发出了许多的道歉信,却依然不肯直面错误。

直到恐惧感一波波地袭来之后,我觉得我再也待不下去了。

于是我删光了答案和文章,改掉了昵称和头像,决定永久退出知乎。


@不甜不要钱 说:“我不相信这个人(指我)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幡然悔悟。”

其实是会的。

无论你曾经多么小看刀子的威力,肆意拿着自己的刀子捅人。

当别人的刀子捅进了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你都会立刻明白自己乱捅人的行为究竟是多么自私和罪恶。

所以,我明白了我的言语究竟有多大的威力,能够在一个丧女的母亲心中造成多么巨大的危害。

无论江妈妈是原谅我,还是唾弃我。

这些伤害都始终存在。

我写下这些文字道歉,一半是因为不想自己爱的人受到伤害,另一半是因为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自己曾经的罪恶之深。

暂时没话说了。

如果有的话,之后再开新文吧。

为了防止打扰到他人,我就不再逐一@其他人了。

对不起。

最后附一些自己曾经帮助过他人的证据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因为我的错误经历得到警醒,重新被拉上正途的话,那也算是我赎罪的一种方式。

在正式将这篇文章发送出去之前,我问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你还愿意改邪归正,继续自己那“为保护穷苦人民而战”的理想吗?

我愿意。”

阅读次数:3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