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俄将对列宁、斯大林提出起诉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白领 于 2017-11-14 17:26:50

“十月革命”非革命

今年是所谓“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为了对应这个“一百年”,据媒体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竖立政治迫害纪念碑。总理梅德韦杰夫批准了永恆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相关纪念碑将在纪念“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前夕完工。

为了办好这件大事,莫斯科市政府从二○一五年五月份起,举办了政治迫害纪念碑方案公开招标活动。在几十个方案中,雕塑家弗兰古良的《悲伤墙》方案最后胜出。许多投赞成票的人士说,这组长三十五米,高六米的雕塑不用解释,人们马上就知道其中的含义,立刻能联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营,以及“十月革命”后苏共政权历次政治迫害的遇难者。

其实,即使对于中国人而言,至少在十余年前就已知道列宁不是好东西。刚去世不久的周有光先生还在他百岁那年,接受作家朋友周素子的采访时就谈到过列宁:“现在俄罗斯出版一部《二十世纪俄国史》,还没有中文的翻译本,可是已经有中国学者介绍这本书,过去苏联的历史材料都是错误的,已经证明不是事实。这本书组织了俄罗斯四十个很好的历史学家来共同写的,他们根据公开出来的苏联档案,首先讲列宁是德国的特务。

列宁从一九一五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德国人拨出五千万金马克,约合九吨黄金,资助列宁革命,来破坏俄罗斯。”

“导师”光环终消失

据美国之音报道:俄罗斯已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将列宁屍体赶出红场,并将针对列宁、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人的犯罪行为提出起诉。也就是说,这个曾经有着光辉荣耀、被全世界工人称作“无产阶级导师”的列宁将被起诉。套一句他们常说的话:谁也躲不过历史的审判!

揭开列宁的真面目

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两次罕见批评前苏共党魁列宁,引起了不少中国人的错愕。三十岁以上的很多中国人,对于列宁并不陌生,因为中小学时都学过“革命导师”列宁在狱中吃“墨水瓶”的故事,都被灌输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列主义”,而且很多人藉由苏联拍摄的电影《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相信没有“伟大的列宁”,就没有人类美好的社会的建立。

显然,从苏联的解体以及解体后披露的史料,从东欧共产党国家政权的垮台,从苏联、东欧、北韩等法西斯国家所制造的一个个惨案、残杀了上亿人看,所谓的“美好社会的建立”、所谓的“人间天堂”的虚幻梦想已彻底破灭,而其缔造者的真面目也正一个个被还原。普京对列宁及其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政府推行“红色恐怖”,对末代沙皇家庭亲属、东正教教士及中产阶级的残杀及迫害以及卖国等的谴责,再次将列宁的画皮揭下。本文将对此具体阐述。

后人根据追述绘制的末代沙皇一家被杀害时的情形

末代沙皇一家

列宁吃“墨水瓶”与残杀沙皇一家

小学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六个墨水瓶》,作者是列宁的妻子克鲁普卡娅,讲的是被沙皇逮捕的列宁,被关押在一间狭小的黑暗的单人牢房中。在这样的环境下,列宁仍一边读书,一边秘密写传单和小册子,指导监狱外的“革命斗争”。为了避免看守发现秘密文件,列宁将面包捏成“墨水瓶”,装上牛奶,在书上空白的地方写字。一听见门响,他就把“墨水瓶”放进嘴里大嚼起来。有一次,列宁在写给同志的信里很风趣地说:“今天真不走运,一连吃了六个‘墨水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列宁被关押期间,不仅有面包吃牛奶喝,还可以看书、写文章,与外界保持联系,这是怎样的监狱啊。而列宁受到沙皇的优待不仅如此,在被流放后,他的妻子克鲁普卡娅也被流放到同一地方。而在流放地,列宁住的是一间不大但非常干净、铺着花花绿绿的自制地毛毯的房间,有人给他做饭吃,有人洗补衬衣,而这正是因为沙皇给了他每月八卢布的津贴。

此外,在闲暇时,列宁还去打猎,有时和朋友谈打猎,“一谈就是几个钟头”。在周末,他还去给当地老百姓做法律顾问——虽然这不被允许,但因为没有任何监视,列宁还是可以做。他还可以看各种书,与很多人通信,甚至还可以申请去周边旅游。

然而,在1917年列宁掌权后,却对给了他相对自由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一家痛下杀手。二月革命后,原本尼古拉一家被同意前往英国,但遭到了苏共的反对。在被转移关押后,尼古拉一家不经审判就被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下令开枪打死,被处死的共11人:尼古拉夫妇,他们的四个女儿和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此外还有博特金医生、两个仆人和一位厨师。起初打算把尸体掩埋在废弃的矿井里,但都不太成功,最后埋在了一条马路下,尸体经过焚烧和硫酸毁容。

1935年4月9日,流亡中的苏共曾经的领导人托洛茨基在日记中写道:叶卡捷琳堡失守之后他回到莫斯科,曾问过斯维尔德洛夫:“沙皇在哪里?”斯回答说:沙皇及其全家都被枪毙了。这是“我们在这里决定的。伊里奇(列宁)认为,我们不能给他们留下一面活的旗帜,尤其是在目前这艰难的条件下”。这说明列宁负有首要的罪责。

“十月革命”是德国支持下的叛国、暴乱与政变

在政治宣传中,“十月革命”被描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它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消灭了剥削和压迫的不平等社会,第一次尝试建设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然而,根据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史学界的研究,认为“二月革命”仍然属于革命,而“十月革命”则是属于政变性质,目前这一观点业已写进了学生课本。

根据研究,1917年俄国爆发的二月革命,是人民自发起来推翻沙皇专制统治的民主革命。革命成功后,成立了由立宪民主党组成的临时政府。而当时流亡在瑞士的列宁在德皇威廉二世金钱等的支持下,返回俄国,并在十月发动了政变,推翻了临时政府,掌握了政权。可以说,没有德皇的支持,布尔什维克党就不可能有钱有枪,就不可能扩大《真理报》这样的舆论工具来影响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

另据俄国学者的证实,十月政变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都是后来的艺术加工;实际情况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布尔什维克武装人员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据点,部份武装人员采取了逼宫行动,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而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由于主张民主自由的临时政府军备羸弱,所以没有进行任何抵抗。这就是“十月革命”的真相。

列宁卖国,出卖俄国利益给德国

正如普京所言,列宁的确出卖了俄国的利益。历史研究表明,列宁除了得到德皇金钱上的支持外,还由其派的一辆秘密专车从瑞士接到德国,其后,列宁和其同党被安置在一节密封的火车中,经瑞典和芬兰潜回俄国。

十月政变胜利后,列宁独掌权力,并立刻与德方和谈,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让给德方。按照和约的内容,这些土地是永久割让的。只是后来一战中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德军全线崩溃,俄国才意外地重新赢回了这些土地。关于这段历史,可参见2007年德国《明镜周刊》的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列宁残民以逞,罪行累累

列宁夺权后,为确保政权的稳定,他亲自发起并由政治局集体决定,将一批知识份子驱逐出境,还镇压了要求实行自由选举、自由贸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1922年,列宁还在党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开宣传孟什维克主义者,我们的法庭应一律予以枪决。”同年8月苏共通过了《关于行政驱逐》法令,至当年年底,有二百多万人被驱逐或被迫逃亡国外。而对于曾经相对仁慈对待自己的沙皇,列宁下令将其全家残忍的杀害。

关于迫害知识份子这段历史,可以从2003年俄罗斯举办的一个展览中一窥究竟。该展览展出了当年列宁的指示、亲笔信函、会议记录和决议等。在这些资料公布之前,人们在公开的出版刊物里,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篇记叙此类事件的文章。

也是在列宁掌权后的1918年,苏俄建立了其第一个劳改营,此后劳改营的数量在苏维埃俄国和后来的苏联大幅度增长。1930年建立“古拉格”,即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从列宁时代开始,深处红色恐怖下的苏联人,毕生积累的财富可以在“国有化”名义下被剥夺,一句玩笑或对领导人的抱怨即可能被告密后逮捕,喝酒之后的醉话可能引来入狱之灾……也就是说,轻微的犯罪或者是讲关于苏联领导人的笑话的人也会被关入古拉格。

据统计,在斯大林时期的1930年至1940年间,由于饥饿、劳动强度过大、遭受非人待遇等,古拉格里面有50多万劳改犯死亡,而作为肇事者的列宁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斯大林

列宁的私生活糜烂,死于梅毒

与其他独裁者们一样,教育大众要忠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义”爱情的列宁,私生活同样糜烂。根据苏联1991年解体后开放的文件、验尸报告以及治疗过列宁但被要求永保沉默的医师所做的解释,医师们推定列宁死于梅毒。史料记载,列宁在革命之前,开始觉得无法忍受噪音。另据其同事在回忆录中透露,列宁变得暴躁易怒,有时甚至失控。三位医师中的神经学专家芬科史丹说,这正是梅毒侵入的症状。另外一个有力证据是,治疗列宁的医师团包括梅毒专家,一位知名的梅毒专家在被问及列宁的病情时回答说,“大家都知道我是治疗哪一种脑部疾病的”。

众所周知,患上梅毒的人都是因为纵欲过度、乱交等,而苏联的史料也表明,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掌握大权的列宁“公有化”了多少个姑娘,包括其在国外流亡期间与多少人有染,可想而知。

看透列宁的人

毫无疑问,列宁制定的专制路线为以后的斯大林独裁治国铺平了道路。但这样的列宁,也被人看透。曾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俄国思想家普列汉诺夫就看出了列宁残忍狂暴的面目,临终时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遗嘱》,预言了俄国社会的基本走向。在遗嘱中,他认为“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

苏联后来的历史发展也证明了普列汉诺夫的预言,而这样的专制社会,苏联人再也无法忍受了,也丝毫不留恋,1991年苏联的解体就是最好的注脚。而近些年来,随着历史真相被还原,遍布前苏联“铁幕”势力范围下的越来越多的列宁塑像被推倒或是毁坏,而这正是民心所向。同样无可置疑的是,在莫斯科红场的列宁墓也终有一天被铲除。

阅读次数:7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